梦醒时分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将行(二)(半架空,人物归p大,ooc归我)



虽说莫名其妙的被名扬海外的大盗给直接抢了白玉,但顾昀不过心里骂了句“混账东西”便继续牵着马走了。倒不是那玉不贵,只是本就没什么特殊意义,也刚拿到不久,拦不住顾大帅接儿子的脚步。

此儿子非彼儿子。

顾昀有个义子,叫长庚,是顾昀在雁回城外狼群中捡回来的孩子。天生聪明过人,也是一副练武的身子骨,带他回雁回落脚点的时候,顾昀是想把他养大拉去玄铁营做个参军的。

却不想小兔崽子长大了,说什么只想当个教书先生,让顾昀回家时也能看到个人在家里等他。拿儿子没办法,顾昀只好依了长庚的意思,让他留在雁回镇做了个教书先生,但还是与人约法三章,叫人学了武艺。美其名曰,自保用。

只可以了那玉,本来是想送给长庚的。

小院子里有人在煎药,顾昀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带着清苦气的药味,小院角落里有个药罐在烧,一旁的石凳上有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手持了一本书,正在认真研读。似是听见了顾昀进屋的声音,那少年抬头,看到顾昀的时候露出了些许惊讶。

“义父怎么回来了?”

“来接你走,我们...回江南。”b

“哦,我随义父安排。”

长庚很快整理了表情,点了点头,应下了。顾昀这会看他,才发觉长庚一直盯着他看,明明病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眼神却深沉,仿佛眼里只装得下一个顾昀,其他的东西,通通入不了他的眼。顾昀有些尴尬地看向别处,开口扯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本来从楼兰王子那顺了块白玉想送你,只是刚刚被启明给抢了。下回赔你个更好的。”

长庚闻言先是一愣,却是垂眸,掩藏了眼底的情绪,而后摇了摇头。

“不必,义父...人回来就好。”

看向别处的顾昀并未发现,自己提到启明时,长庚有些奇怪的表情。

将行(一)『人物归p大,ooc归我』








那年边疆大捷,自这最后一战后天下安定,安定侯顾昀申请解甲归田。

雁回城内此时正迎着中秋,热闹的很。集市上叫卖的人不少,商品品种也算多种多样,带了些地方风情。

集市这头有个人牵马从城门进来了。那马看上去累的不行了,这会走一步打个盹,走一步打个盹。牵马的人显然心思不在马上,东看西看,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那江湖大盗出现的突然,夺了牵马那人腰间白玉便走。牵马之人反应也快,出手一瞬虽未夺回白玉,却是扯住了大盗的衣摆。轻功跃起一瞬两人对视一眼,只听那大盗似乎是笑了一声,随口唤了一句。

“顾将军,巧了。”

被认出身份的顾昀倒是不惊讶,听得那大盗带着些许少年气息的声音,瞧得那大盗未被遮掩的眼睛,明澈而又深沉,似乎藏着什么特殊的感情。顾昀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与人在哪见过。于是他也只是开口道。

“大盗启明,这偷都偷我头上了...你有什么想表示的吗?”

启明闻言微微一愣,而后一脚踹开顾昀的手,快速飞身离开了。顾昀甩了甩被踹得略麻的手,看着启明离开的方向。

混账东西怎么回事,力气居然这么大。





盗将行+小城谣。可能是日更可能是两日更。
分将行和雁回两个部分,分别是两个人的视角 。
顾昀还是大将军,长庚是顾昀的义子(关外捡的)+江湖大盗启明。不过只劫富济贫。
剧情可能很迷,但不会脱离逻辑。
以上。

你眸中有一个宇宙·上(绿浮)

黑暗中,有人点燃了一只烟。月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房间里,淡淡的烟味与荼蘼花香也掩盖不了血腥味。白衣的男人叼着烟,清秀的脸上沾了一些血迹。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耳机里传来少年特有的清脆嗓音,白衣男人愣了一下,掐灭了烟头,随手扔进了烟灰缸,而后取了一边挂着的西装,若无其事地穿上,走出了房门。一边走还一边看表,似乎在计时。
“你的新搭档在楼下等你。祝你好运,浮生。”
耳机里的杂音与呼吸声消失了,显然对面那人关闭了联络。浮生剑乘电梯到了楼下,看到自己的搭档抱着一根竹棍站在门口对他招手,再看了看满地的尸体,叹了口气,便随那人出去了。两人走后不久,整栋建筑发生了爆炸。

“回来了?浮生,绿竹。”
组织的老大天生一张娃娃脸,说话声也十分清脆悦耳。浮生剑敢保证,如果有人敢去警局报案,举报无剑是某恐怖组织的老大,估计也没人会信。
“嗯,无剑。你答应的事......”
“我不听。绿竹是你弟弟,由你来引导有何不好?”
浮生剑回头看了一眼绿竹棒,那人正用带笑的眼眸看着他,窗外的星光照进来,印在绿竹棒的眼中。浮生剑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连忙转回头来。无剑将这一幕望在眼里,歪了歪脑袋,却是起身开门出去了。

干部会议,关于一批被劫持的货物。
浮生剑向来觉得这类会议无聊,有这闲心开会,不如直接由无剑派人去夺回来,反正最后都是他做决定。绿竹棒本是第一次参加,有些兴趣,但见浮生剑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便不那么投入了。绿竹棒撑着脑袋,琥珀色的眸子里就只印着浮生剑无聊翻书的身影,一旁的争吵似乎与两人无关。
“不如浮生和绿竹去?”
忽然被点名的浮生剑的看了一眼说话人,面无表情。无剑忍不住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自家四哥的肩膀,而后点了点头。
“就这么定了吧。”

过程自然是顺利的,浮生剑看着自己人搬动着货物,习惯性地点了支烟。他从前并不抽烟,浮生剑一边叼着烟,一边思索自己为什么多了这么个习惯,思考着,绿竹棒忽然就凑近了。
“浮生,借个火。”
他从来不好好唤浮生剑哥哥,也不知原因。两支烟一并点燃,浮生剑的烟却掉了。绿竹棒看了一眼浮生剑在微弱的灯光下微红的脸,笑了。

好了,绿浮新粮。
其实还有后续啦,分上下来写。

好久不见(无浮)

        剑冢变得好生热闹,五剑似乎很久没有这般聚过了。

无剑却是独自一人坐在院门口,抬头便能看见星星的地方。

“无剑?”

玄铁重剑换他进来,无剑便站起身来,装作并未看见那树从中一闪而过的,穿着锦袍的身影,随玄铁重剑进了屋去。里头三个人都分开坐着,看着极不情愿。无剑轻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是走去桌边坐下。四个人都听见了那声轻叹,对视一眼,便一同坐过去了。

“......我想去中都看看。”

无剑在很久的沉默后,这么道了一句。其他四剑都沉默了,尤其是紫薇软剑,他盯着木剑,阴沉的脸上分明写着:我弟弟要被你带出来的那混小子拐走了。而木剑一脸无辜,并表示:谁拐谁还不一定呢。

“为什么?”

紫薇软剑这么问无剑,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因为,想去尝尝中都的美食。”

“哼,那随你吧。”

于是无剑去了中都,独自一人在街上游荡。街上倒是热闹,人来人往,灯火通明。无剑买了一串糖葫芦,站在路边发呆。

“大哥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呀?”

一个孩子走到了站在路边发呆的无剑身边,好奇的问。无剑浅笑着回答了孩子的问题。他说,他在寻一位故人。

“啊,世子殿下!”

孩子惊呼一声,而后便跑去了父母身边,无剑侧过头来,浮生剑白衣如旧,站到了无剑身前,他唤道:

“无剑。”

好久不见。

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便能知晓对方的心事。灯火柔光的照耀下,浮生剑看见无剑笑了。无剑伸手把糖葫芦塞到了浮生剑嘴里,上前拥他入怀,凑去他耳边低声道:

“浮生,你还欠我一个承诺。”

“跟我回家吧。”





-------------------------------------------------------------------------------------------

Ummmm,历史遗留问题,拗不过好友,于是只好给了无浮一个HE,嘛,虽然写完之后觉得自己并不亏哈哈哈。


最熟悉的陌生人(无浮)

浮生剑说,他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无剑只是散了手中的剑气,而后望着浮生剑。浮生剑没法从无剑平静如水的眼里看出什么来,但他明白无剑的意思。

“你走吧。”

果然,无剑这么说道。

他们还是对彼此太熟悉了。无剑在浮生剑转身后垂眸,眼里多了一丝悲伤。归一剑和秋水剑在他身后对视一眼,也没有上前无剑,而是选择让他一个人呆一会。

无剑告别了全真众人,把天罡剑送去了剑冢,而后却有一日独自一人离开了。一个人不知要去往何处,他便开始云游四海消灭魍魉,也寻一个人的踪迹。

绝情谷寒潭边,无剑有些惆怅地坐在湖边,想着曾经在此发生的一切一切,伸出手去拨弄潭水,似乎手指冰冷的触感能让心里好受些。浮生剑也是偶然兴起想要故地重游,却是没想到会在此见到无剑,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停下了脚步。

而后他就看见无剑抬起头,看向了这边,接着便站起来,聚气为剑朝这边刺来。兴许是太久未见的思念太浓,导致浮生剑没来得及躲开,而无剑的剑也并未刺到他身上而是擦着他耳边的碎发,刺中了浮生剑身后的魍魉。

浮生剑猝不及防地被无剑圈进了怀里,与他对上了视线。无剑愣了一下,便凑前一丝,吻住了浮生剑。

可能是吻来的太突然,浮生剑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无剑也很快的就抽身离开。

 

无剑是时常喝酒的,浮生剑却不是。两人不过饮了几杯,浮生剑便推辞了。无剑也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哦”了一声,便自己端着酒杯,继续给自己灌酒。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不如说想说的话太多,到了面前反而说不出口。

“浮生。”

“嗯。”

无剑终究是没说出下句来,浮生剑也没去等下句。其实浮生剑不用听都知道无剑想说什么,就像无剑总能知道浮生剑的想法一般。那次浮生剑引开了天罡剑,无剑轻而易举便猜到了他的心思。

“我了解他。”

无剑那时是这么对秋水剑说的。

夜已深了,无剑应是早就醉了,也许没醉。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浮生剑便也跟着起身,两人对上视线,浮生剑觉得无剑的眼睛像是深深地海底。

然后无剑就把他搂在了怀里,低下头去吻他,比起之前转瞬而逝的那个吻,这一次无剑不愿再放开。浮生剑终还是贪恋无剑的温柔,没有推开他。

一如从前的某个夜里,两人纠缠着,直至天明。

 

无剑和浮生剑在那之后最终成了陌路人,再次相遇,两人都选择了回避,背道而驰。

然而那份默契始终隐在两人心中。只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像风一样(罡浮)

       天罡剑觉得自己应是恨浮生剑的。
       但随着无剑下山去剑冢的路上,天罡剑却一直在想着浮生剑.而且不带一丝恨意。
       “有心事?”
       天罡剑抬起头来,对上无剑毫无波澜的眼眸.他老不明白,为何这位前辈武技极强,还总能看透人的心事。
       “与浮生有关,对吗?”
       “嗯。”
       天罡剑只好点头。然后无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转过身去继续走。天罡剑虽是觉得疑惑,但还是跟了上去。
       “自知为何么?”
       无剑领着天罡剑进了一处凉亭,便转头问他。天罡剑低头沉思,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抬头看无剑。无剑在一边闭目养神,似乎料到了他要想许久。天罡剑想了想,坐了下来,想要打坐冥想,但一闭上眼,浮生剑的样子就在脑内挥之不去。
       天罡剑记得刚见到浮生剑时,当时只觉得这人没用,演技又十分浮夸,伶牙俐齿又十分聪明。叫自己师兄的模样也十分乖巧,与后来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罡剑听见无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睁开眼来,见那人持了书卷在手,不知在念叨什么。见天罡剑睁眼,无剑放了手中的书,看向这边。
       “想清楚了吗?”
       “尚未。”
       天罡剑垂眸,他是来与无剑下山历练的,内容自然也包括人情世故,可惜这方面一无所获。无剑却笑了,他道。
        “你以后会明白的。”
       与无剑去剑冢的路上,竟在躲雨时再遇了浮生剑。望着浮生剑那张也不算很久未见的脸,天罡剑忽然悟了,前几日,自己是在想他。回过神来时,浮生剑已经走带了面前,天罡剑这才下意识把手搭上剑柄。而后他看见浮生剑对他笑了。
       “倒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天罡剑见浮生剑的笑容愣了愣,最终还是放下手。而后他又想起了无剑那时手拿着书卷道的那句。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雨停了。
       浮生剑看了一眼,便起身离去。天罡剑望着浮生剑的背影,不知为何一股苦涩混着一丝奇妙的感觉在他心底蔓延。他忽然冲上去,拉住浮生剑的手,从背后一把把他拉进了怀里。而浮生剑只是愣了一下,却没推开他。
      “还会再见罢。”
      “......呵,或许吧。”
       只那一瞬,浮生剑便挣出了天罡剑的怀抱,虽然它很温暖。
        无剑始终坐于一旁看着,并未出声,也什么都没做。只是眼中有些许波动,似乎是羡慕。
       “前辈,我想明白了一些。”
       “你还有许多未明白的。”
        后来天罡剑没有留在剑冢,而是跟着无剑一同云游四海。尽管那人总是如风般飘忽不定。但天罡剑相信,总会遇见的。下一次再见,他要把心思告予浮生剑。





这就是一个无剑带小孩然后被小孩秀了一脸的故事x
好吧其实无剑有感情线,但是那人还没跟无剑在一起x
好的这是今天份的浮受文x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绿浮)

一开始的时候,绿竹棒其实并不喜欢浮生剑。后来呢,当他从无剑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存在是因为浮生剑不愿意忘记他,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见他。

而后浮生剑闯入了无剑的梦境。

绿竹棒把浮生剑带回了梦中的中都城,而后松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要离开。说实话这是因为他不知道他要如何面对浮生剑。虽然刚见面的时候他十分逞能,其实他笑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

“留下来...陪我可好。”

啊,完了。

绿竹棒发现自己已经没法拒绝浮生剑的请求,他是喜欢浮生剑的。于是他笑了,于浮生剑身侧坐下,开口道。

“当然可以啊。”

如果是你的话。

绿竹棒在心里这么说道。

其实绿竹棒不知道为何浮生剑会在梦里依旧做梦。但每当浮生剑做噩梦时,他都会准备些糕点,然后把浮生剑搂在怀里轻声安抚。

“噩梦明明都是些虚幻的东西,你怎么会怕这个?”

绿竹棒有时会逗一下浮生剑,然而浮生剑多半是并不理他,翻了个身就不说话了。没想到能见到浮生的另一面,绿竹棒只䮻哭笑不得地从背后抱住浮生剑,在他耳边低声认错。

“春天来了啊。”

绿竹棒推开窗,眼见着院内的桃花又开了。

“恩,一年了。”

浮生剑坐在桌边,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卷。绿竹棒是静不下来看书的,便不打扰浮生剑,出了房门去了。待绿竹棒回来时,日已落了,浮生剑坐在桃树下不知是在想什么,那书卷放在一边,打开着。绿竹棒凑过去看了一眼。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今晚的月亮,是这些天来最美的月亮。”

绿竹棒隐约听见浮生剑这么说了一句,转头便对上浮生剑含笑的眼眸。于是他一把抱住浮生剑,抱得很紧,生怕这人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绿竹?”

“我,我死而无憾。”

哦,原来这傻小子以为自己是表白了。

虽然浮生剑本也有此意,但与眼前这般情况却是不太一样的。不过无妨,浮生剑想。于是他轻轻地推开绿竹棒。

“浮生?!”

浮生剑点了点他的嘴唇,轻笑一声,主动凑上前去,吻住他的嘴唇。绿竹棒愣了一下,而后便把主动权板了回来。却小心的像是怕吓到了眼前的人。

一阵风吹了进来,吹得木门嘎吱作响,也吹落了不少桃花瓣。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相信陪伴是最好的告白,陪伴也是最长情的告白。诶,我居然没坑,可喜可贺。总而言之这个东西是完结了。

孤单心事(紫无cp向,浮无友情向,bg)

“如何,杀了他吗?”

“不了,我来罢。”

无剑给浮生剑创造了一个梦境,让他陷入了长眠之中。紫薇软剑虽是不解,但想也不关他的事,便也默许了无剑的行为。倒是木剑饶有趣味地看着无剑的举动,然后被无剑瞪了一眼。

“紫薇,怎么了?”

然后无剑便转过身来,看着不知为何在发愣的紫薇软剑,顿时有些疑惑,便开口问道。

“无事,我去练剑了。”

又是练剑。

无剑皱了皱眉,却没更明显地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从前无剑爱笑,而事到如今,她还真有点笑不出来。

前有浮生剑背叛在先,后又有自家兄长木剑算计在后,而在意之人又根本不在乎儿女情长的事,要换个人,恐怕比无剑还要崩溃些。

玄铁重剑很难忘记浮生剑被打成重伤,木剑阴谋败露那日,无剑的神情。

严格算来,无剑脸上其实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空洞,再配上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以及脸上溅到的血,活像一个活死人。

后来,紫薇软剑来了。

“无剑。”

听到这一声唤,无剑有些僵硬地抬头看向来人,而后她张了张口,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她只是直接弃了手中的剑,扑进了紫薇软剑的怀里。这时候没有什么比心悦之人出现在面前更惊喜的事了。尽管无剑并未感到喜。

紫薇软剑什么也没做,也没有回抱住无剑,只是站在那里,然后她感到肩膀湿了。

恢复了记忆之后之后无剑依旧经常做梦,然后她会偶尔在梦里去到浮生剑的梦境之中寻他,没什么原因,不过是想寻个人聊聊天,寻一个熟知失忆时她模样的人。

而后她忽然从噩梦中惊醒。接着便于黑暗中对上一双淡蓝的眼眸。

“紫薇?”

无剑有些愣神。她不知道为何紫薇软剑会出现在这里。

紫薇软剑应了一声,伸手过去,揉了揉无剑的脑袋。无剑僵了僵,却又不敢动,生怕自己还在梦里。

紫薇软剑对无剑的印象其实不深,毕竟他被丢弃下山谷的时候,无剑也不过是12,3岁的小丫头。可自从山谷回来之后,便只有无剑的笑容能拨动他的心弦。然而那能拨动他心弦的笑容,却忽然从无剑脸上消失了。

“做噩梦了?”

“......嗯。”

紫薇软剑闻言,坐于床边,替无剑将被子盖好,顿了顿,于人身侧躺下,尽量柔声道。

“睡吧,我在。”

无剑有些不适应紫薇软剑少有的温柔,然而喜欢的人就在身边,无剑还是闭了眼往紫薇软剑身边靠了靠,闭了眼沉沉睡去。

紫薇软剑侧过身,轻吻了无剑的前额,而后将人搂入怀中,闭上眼轻道。

“晚安。”




私设比较多,比如剑冢那里紫薇出现的原因。粗略地解释了一下无剑为何能去浮生的梦里。

下一篇还是绿浮。




一个人一座城

无剑让浮生剑陷入了一场梦境之中。

浮生剑睁开眼。面前是一座他所熟悉的城市,中都。不过此时这里是一座空城。浮生剑想起了无剑在送他入梦前,曾面无表情地对他说过。

“梦境中无论有什么,都是你潜意识不愿忘记的。”

原来,他的记忆里只有这一座空城。

浮生剑自嘲地笑了,迈步走进了城中。意料之外的是,当他走到自己曾住的世子府门口,却瞧见似乎有人正站在院内,但当浮生走进去时,那人影又消失了。

错觉吧。

浮生剑这样想着,便也不多想了。

再睁开眼,浮生剑发现自己竟是在梦中睡着了。原来梦境中也能睡去。而后他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人把他抱回了房间。披风被那人随意地叠好放在床边,鞋子也好好地放在床下。

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浮生剑一边轻揉着太阳穴,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身边有这样的人。或许有一个。浮生剑无法控制地想起了一个女子,然后他就看见,自己所想的那个女子站在了自己床边,抱着一把剑,一脸漠然。

“无剑。”

浮生剑唤了她的名字。无剑应了一声,顿了顿,才开口道。

“浮生,在这里,可还习惯?”

这人原来不是梦境。

“还好。只有我一人,清静。”

“......这里,或许不是一座空城。”

无剑这么道了一句,便消失了。也不知是何意。浮生剑一边起床洗漱,一边思索着无剑刚刚说的话。路过餐厅,却瞧见有人做了一顿,早点放在那。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浮生剑究竟会不会来吃。亦或者,是知道浮生剑一定会吃。

看来,确实不是一座空城。

时间久了,浮生剑像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日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一番,偶尔出现的无剑也会与他讲些外界趣闻。也习惯了生活时,似有个人如影随形地在身边,如影子般活着。

“你还没发现,谁在这座城中吗?”

“尚未。”

无剑看了他一眼,看似无意地瞥向一边,浮生剑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只瞧一抹一闪而过的绿色身影。

“何人?”

“......”

无剑并未回答浮生剑,而是直接离开了,留下浮生剑一个人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其实浮生剑很想知道那人是谁,可他总是躲着自己。无剑显然是已经知道了那人的身份,却不愿告诉自己。

一边思索着,浮生剑朝之前身影消失地方向走了过去。

青山绿水。浮生剑实在想不出来这究竟是何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瀑布,而地面却是一个巨大的棋盘。桃花盛开着,随风飘着,又落于地面。

“这是...何处?”

浮生剑问自己。他记忆里是绝对没有这样一个地方的。

那人是突然出现在浮生剑眼前的。

“遇上麻烦了吗?”

浮生剑抬起头来,见到的便是让最熟悉也最不想见得那人。那人带着浮生剑最恶心的笑容,却有着浮生剑最喜欢的眼睛。

“打狗棒?”

“错了,是绿竹棒。”

回答出乎了浮生剑的意料,又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绿竹棒歪了歪脑袋,笑了。似乎也不生气浮生剑认错人了。自顾自地伸手拉了浮生就朝一个方向走去,浮生剑也不知自己为何没有甩开他的手,竟是直接反手握紧了他的手。

原来,他猜对了。

浮生剑坐在庭院里,看着绿竹棒忙前忙后的,不知该作何感想。他甚至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绿竹棒。看着他转身欲走时,浮生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对上那人带着疑惑的眼睛。

“......留下来,陪我可好?”

浮生剑听见自己这么说。

在这梦境的岁月还很长,浮生剑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渴望有人陪伴。与其去期待那注定无法得到的温暖,随遇而安,又何妨呢?

“当然可以啊。”

绿竹棒便在浮生剑身旁坐下,再次对人露出了笑容,反手握住人的手。于是浮生剑也笑了。绿竹棒的手很温暖,不似无剑那般冰冷。

这夜浮生睡得很好。

 

 

 

然而其实本文是绿竹喜欢浮生但浮生还没能喜欢上绿竹的时候的故事。

无剑在本文里是个小助攻,也是浮生心底的白月光。下两篇文里会解释为何无剑能在浮生的梦境中出现以及绿竹视角的后来的故事,大概会讲浮生怎么爱上绿竹?

灵感来自《一个人一座城》。

话说可以猜猜那个浮生误闯的地方是哪里,猜对...点文我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