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梦里花 章二

无止境的迷雾,伴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这是杰克的梦境,虽然奥利维亚无意闯入,但那梦境的画面依旧在眼前继续播放。她看到迷雾散开,血撒在墙上,地上,以及带着面具的那人的面具上。

“这就是..‘开膛手’吗。”

奥利维亚不禁感叹道,却看画面一转,变成了一条小巷子,巷子的尽头站了一个人。因为逆光的缘故,奥利维亚费了好大的心思方才看清一些。巷子的镜头是一个穿着英伦风服饰的男孩儿,手上似乎缠着弹簧护腕,以及一些细微的伤口。

“杰克先生。”

『那是谁?』

奥利维亚想,而后梦里的杰克给了她答案,他说。

“奈布·萨贝达小先生,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看不清对方的脸,梦境就碎裂了。杰克正伸手在奥利维亚的眼前挥,询问她这是怎么了。奥利维亚摇了摇头,打开随身携带的扇子退后一步,道了一声打扰了便匆匆离去。

奈布·萨贝达。一个雇佣兵,奥利维亚曾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见过那个总是沉默寡言,身材算不上高大的雇佣兵,甚至是曾被人救过一命。

尽管奥利维亚那时其实是不会死的。

“想不到...他也来了这个地方。”

漫步到了“游戏”准备大厅,奥利维亚这么自言自语道。杰克的梦境,以及她身为女人独有的第六感告诉她,杰克与奈布之间似乎经历过什么。而正在奥利维亚思考的时候,新一场游戏的参与者已经到了。

“...你是新的求生者?”

奥利维亚闻言回头,与一位园丁打扮的女孩儿对上视线。不过顿了一秒她便认出了这是出现在里奥梦境的女孩。她正想开口说些什么,视线偏移,看到了正看着她的奈布·萨贝达。

“戴维斯小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人开口这么问道。

bot.请原谅我私心打上了所有cp的tag。

梦里花 (序+章一)

梦里花
序。
奥尔菲斯在庄园阅读日记推理的不知道第几个晚上,庄园的大门又被打开了。一位身着洋装,酒红色长卷发的女性。

“晚上好,侦探先生。要不要听一个,日记里没有写的故事?”

章一

恶名昭彰的庄园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她既不是监管者,也不是求生者。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名字的话,观光者或许更合适。

奥利维亚·G·戴维斯。

一个拥有梦境魔力的魔女,也是庄园主的老朋友。听热情的庄园主介绍完了“游戏”相关的事物之后,奥利维亚开始参观所谓的监管者宿舍。虽然很不礼貌,不过这方面奥利维亚很难控制自己的魔力,当她集中精神看着某样东西的时候,便能看到跟这样东西有关的画面。

比如现在,奥利维亚正站在里奥的房间门口,看着里面的一个不算太大的园丁玩偶,过了几秒钟,她沉默的关上了门。

就在她一边沉思一边准备打开第二扇门的时候,里奥对面地房门打开了。奥利维亚转身看过去,首先看到的是带着利刃的左手,以及刚刚从黑暗中出现的一张清秀的,英国人的脸。他的头发黑得简直不像是个英国人,说他是一位长得有些异邦的中国人也不为过。

“开膛手...杰克?”

奥利维亚念出房门上所写的名字。开膛手这个名字对于英国人来说一直恐怖传说一样的存在,虽然奥利维亚并不这么在乎这些,但真实见到这个人却是另一码事。杰克没想到开门会见到这样一位女士正关上里奥的房门,也没想到对方竟用一口纯正的伦敦口音念出了自己的名字。

“新的监管者吗?这位美丽的小姐。”

“并不是,杰克先生。我是奥利维亚·G·戴维斯,是庄园主的朋友。”

自我介绍时的奥利维亚还并不知道,与杰克打照面的这几十秒,能让她看到一些怎样的东西。

一篇第五相关文的设定。梦里花。

庄园主迎来了一位老友,她是一位拥有梦境能力的魔女。
拜访庄园的过程中,她却无意间撞破了监管者们与求生者们隐藏的小小秘密。
杰佣
“一切感情微妙的变化,只在蝴蝶振翅,玫瑰花开的一瞬之间。”
裘医
“被微笑的面具保护着的一颗支离破碎的心脏,被人轻轻捧起,护在手心。”
宿伞之魂
“一把伞连接了生死之间的距离,却受限于时间的一念之差。”
约瑟夫
“永恒的时间里,倒映着璀璨的光影。”

约瑟夫的cp私心是想写跟魔女的,但感觉不太好,就麻烦大家帮我想想了。
以及还有什么cp请给我推荐一下。
以及我现在还没决定是魔女还是男人xxx

将行(二)(半架空,人物归p大,ooc归我)



虽说莫名其妙的被名扬海外的大盗给直接抢了白玉,但顾昀不过心里骂了句“混账东西”便继续牵着马走了。倒不是那玉不贵,只是本就没什么特殊意义,也刚拿到不久,拦不住顾大帅接儿子的脚步。

此儿子非彼儿子。

顾昀有个义子,叫长庚,是顾昀在雁回城外狼群中捡回来的孩子。天生聪明过人,也是一副练武的身子骨,带他回雁回落脚点的时候,顾昀是想把他养大拉去玄铁营做个参军的。

却不想小兔崽子长大了,说什么只想当个教书先生,让顾昀回家时也能看到个人在家里等他。拿儿子没办法,顾昀只好依了长庚的意思,让他留在雁回镇做了个教书先生,但还是与人约法三章,叫人学了武艺。美其名曰,自保用。

只可以了那玉,本来是想送给长庚的。

小院子里有人在煎药,顾昀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带着清苦气的药味,小院角落里有个药罐在烧,一旁的石凳上有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手持了一本书,正在认真研读。似是听见了顾昀进屋的声音,那少年抬头,看到顾昀的时候露出了些许惊讶。

“义父怎么回来了?”

“来接你走,我们...回江南。”b

“哦,我随义父安排。”

长庚很快整理了表情,点了点头,应下了。顾昀这会看他,才发觉长庚一直盯着他看,明明病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眼神却深沉,仿佛眼里只装得下一个顾昀,其他的东西,通通入不了他的眼。顾昀有些尴尬地看向别处,开口扯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本来从楼兰王子那顺了块白玉想送你,只是刚刚被启明给抢了。下回赔你个更好的。”

长庚闻言先是一愣,却是垂眸,掩藏了眼底的情绪,而后摇了摇头。

“不必,义父...人回来就好。”

看向别处的顾昀并未发现,自己提到启明时,长庚有些奇怪的表情。

将行(一)『人物归p大,ooc归我』








那年边疆大捷,自这最后一战后天下安定,安定侯顾昀申请解甲归田。

雁回城内此时正迎着中秋,热闹的很。集市上叫卖的人不少,商品品种也算多种多样,带了些地方风情。

集市这头有个人牵马从城门进来了。那马看上去累的不行了,这会走一步打个盹,走一步打个盹。牵马的人显然心思不在马上,东看西看,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那江湖大盗出现的突然,夺了牵马那人腰间白玉便走。牵马之人反应也快,出手一瞬虽未夺回白玉,却是扯住了大盗的衣摆。轻功跃起一瞬两人对视一眼,只听那大盗似乎是笑了一声,随口唤了一句。

“顾将军,巧了。”

被认出身份的顾昀倒是不惊讶,听得那大盗带着些许少年气息的声音,瞧得那大盗未被遮掩的眼睛,明澈而又深沉,似乎藏着什么特殊的感情。顾昀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与人在哪见过。于是他也只是开口道。

“大盗启明,这偷都偷我头上了...你有什么想表示的吗?”

启明闻言微微一愣,而后一脚踹开顾昀的手,快速飞身离开了。顾昀甩了甩被踹得略麻的手,看着启明离开的方向。

混账东西怎么回事,力气居然这么大。





盗将行+小城谣。可能是日更可能是两日更。
分将行和雁回两个部分,分别是两个人的视角 。
顾昀还是大将军,长庚是顾昀的义子(关外捡的)+江湖大盗启明。不过只劫富济贫。
剧情可能很迷,但不会脱离逻辑。
以上。

你眸中有一个宇宙·上(绿浮)

黑暗中,有人点燃了一只烟。月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房间里,淡淡的烟味与荼蘼花香也掩盖不了血腥味。白衣的男人叼着烟,清秀的脸上沾了一些血迹。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耳机里传来少年特有的清脆嗓音,白衣男人愣了一下,掐灭了烟头,随手扔进了烟灰缸,而后取了一边挂着的西装,若无其事地穿上,走出了房门。一边走还一边看表,似乎在计时。
“你的新搭档在楼下等你。祝你好运,浮生。”
耳机里的杂音与呼吸声消失了,显然对面那人关闭了联络。浮生剑乘电梯到了楼下,看到自己的搭档抱着一根竹棍站在门口对他招手,再看了看满地的尸体,叹了口气,便随那人出去了。两人走后不久,整栋建筑发生了爆炸。

“回来了?浮生,绿竹。”
组织的老大天生一张娃娃脸,说话声也十分清脆悦耳。浮生剑敢保证,如果有人敢去警局报案,举报无剑是某恐怖组织的老大,估计也没人会信。
“嗯,无剑。你答应的事......”
“我不听。绿竹是你弟弟,由你来引导有何不好?”
浮生剑回头看了一眼绿竹棒,那人正用带笑的眼眸看着他,窗外的星光照进来,印在绿竹棒的眼中。浮生剑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连忙转回头来。无剑将这一幕望在眼里,歪了歪脑袋,却是起身开门出去了。

干部会议,关于一批被劫持的货物。
浮生剑向来觉得这类会议无聊,有这闲心开会,不如直接由无剑派人去夺回来,反正最后都是他做决定。绿竹棒本是第一次参加,有些兴趣,但见浮生剑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便不那么投入了。绿竹棒撑着脑袋,琥珀色的眸子里就只印着浮生剑无聊翻书的身影,一旁的争吵似乎与两人无关。
“不如浮生和绿竹去?”
忽然被点名的浮生剑的看了一眼说话人,面无表情。无剑忍不住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自家四哥的肩膀,而后点了点头。
“就这么定了吧。”

过程自然是顺利的,浮生剑看着自己人搬动着货物,习惯性地点了支烟。他从前并不抽烟,浮生剑一边叼着烟,一边思索自己为什么多了这么个习惯,思考着,绿竹棒忽然就凑近了。
“浮生,借个火。”
他从来不好好唤浮生剑哥哥,也不知原因。两支烟一并点燃,浮生剑的烟却掉了。绿竹棒看了一眼浮生剑在微弱的灯光下微红的脸,笑了。

好了,绿浮新粮。
其实还有后续啦,分上下来写。

好久不见(无浮)

        剑冢变得好生热闹,五剑似乎很久没有这般聚过了。

无剑却是独自一人坐在院门口,抬头便能看见星星的地方。

“无剑?”

玄铁重剑换他进来,无剑便站起身来,装作并未看见那树从中一闪而过的,穿着锦袍的身影,随玄铁重剑进了屋去。里头三个人都分开坐着,看着极不情愿。无剑轻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是走去桌边坐下。四个人都听见了那声轻叹,对视一眼,便一同坐过去了。

“......我想去中都看看。”

无剑在很久的沉默后,这么道了一句。其他四剑都沉默了,尤其是紫薇软剑,他盯着木剑,阴沉的脸上分明写着:我弟弟要被你带出来的那混小子拐走了。而木剑一脸无辜,并表示:谁拐谁还不一定呢。

“为什么?”

紫薇软剑这么问无剑,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因为,想去尝尝中都的美食。”

“哼,那随你吧。”

于是无剑去了中都,独自一人在街上游荡。街上倒是热闹,人来人往,灯火通明。无剑买了一串糖葫芦,站在路边发呆。

“大哥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呀?”

一个孩子走到了站在路边发呆的无剑身边,好奇的问。无剑浅笑着回答了孩子的问题。他说,他在寻一位故人。

“啊,世子殿下!”

孩子惊呼一声,而后便跑去了父母身边,无剑侧过头来,浮生剑白衣如旧,站到了无剑身前,他唤道:

“无剑。”

好久不见。

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便能知晓对方的心事。灯火柔光的照耀下,浮生剑看见无剑笑了。无剑伸手把糖葫芦塞到了浮生剑嘴里,上前拥他入怀,凑去他耳边低声道:

“浮生,你还欠我一个承诺。”

“跟我回家吧。”





-------------------------------------------------------------------------------------------

Ummmm,历史遗留问题,拗不过好友,于是只好给了无浮一个HE,嘛,虽然写完之后觉得自己并不亏哈哈哈。


最熟悉的陌生人(无浮)

浮生剑说,他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无剑只是散了手中的剑气,而后望着浮生剑。浮生剑没法从无剑平静如水的眼里看出什么来,但他明白无剑的意思。

“你走吧。”

果然,无剑这么说道。

他们还是对彼此太熟悉了。无剑在浮生剑转身后垂眸,眼里多了一丝悲伤。归一剑和秋水剑在他身后对视一眼,也没有上前无剑,而是选择让他一个人呆一会。

无剑告别了全真众人,把天罡剑送去了剑冢,而后却有一日独自一人离开了。一个人不知要去往何处,他便开始云游四海消灭魍魉,也寻一个人的踪迹。

绝情谷寒潭边,无剑有些惆怅地坐在湖边,想着曾经在此发生的一切一切,伸出手去拨弄潭水,似乎手指冰冷的触感能让心里好受些。浮生剑也是偶然兴起想要故地重游,却是没想到会在此见到无剑,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停下了脚步。

而后他就看见无剑抬起头,看向了这边,接着便站起来,聚气为剑朝这边刺来。兴许是太久未见的思念太浓,导致浮生剑没来得及躲开,而无剑的剑也并未刺到他身上而是擦着他耳边的碎发,刺中了浮生剑身后的魍魉。

浮生剑猝不及防地被无剑圈进了怀里,与他对上了视线。无剑愣了一下,便凑前一丝,吻住了浮生剑。

可能是吻来的太突然,浮生剑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无剑也很快的就抽身离开。

 

无剑是时常喝酒的,浮生剑却不是。两人不过饮了几杯,浮生剑便推辞了。无剑也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哦”了一声,便自己端着酒杯,继续给自己灌酒。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不如说想说的话太多,到了面前反而说不出口。

“浮生。”

“嗯。”

无剑终究是没说出下句来,浮生剑也没去等下句。其实浮生剑不用听都知道无剑想说什么,就像无剑总能知道浮生剑的想法一般。那次浮生剑引开了天罡剑,无剑轻而易举便猜到了他的心思。

“我了解他。”

无剑那时是这么对秋水剑说的。

夜已深了,无剑应是早就醉了,也许没醉。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浮生剑便也跟着起身,两人对上视线,浮生剑觉得无剑的眼睛像是深深地海底。

然后无剑就把他搂在了怀里,低下头去吻他,比起之前转瞬而逝的那个吻,这一次无剑不愿再放开。浮生剑终还是贪恋无剑的温柔,没有推开他。

一如从前的某个夜里,两人纠缠着,直至天明。

 

无剑和浮生剑在那之后最终成了陌路人,再次相遇,两人都选择了回避,背道而驰。

然而那份默契始终隐在两人心中。只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像风一样(罡浮)

       天罡剑觉得自己应是恨浮生剑的。
       但随着无剑下山去剑冢的路上,天罡剑却一直在想着浮生剑.而且不带一丝恨意。
       “有心事?”
       天罡剑抬起头来,对上无剑毫无波澜的眼眸.他老不明白,为何这位前辈武技极强,还总能看透人的心事。
       “与浮生有关,对吗?”
       “嗯。”
       天罡剑只好点头。然后无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转过身去继续走。天罡剑虽是觉得疑惑,但还是跟了上去。
       “自知为何么?”
       无剑领着天罡剑进了一处凉亭,便转头问他。天罡剑低头沉思,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抬头看无剑。无剑在一边闭目养神,似乎料到了他要想许久。天罡剑想了想,坐了下来,想要打坐冥想,但一闭上眼,浮生剑的样子就在脑内挥之不去。
       天罡剑记得刚见到浮生剑时,当时只觉得这人没用,演技又十分浮夸,伶牙俐齿又十分聪明。叫自己师兄的模样也十分乖巧,与后来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罡剑听见无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睁开眼来,见那人持了书卷在手,不知在念叨什么。见天罡剑睁眼,无剑放了手中的书,看向这边。
       “想清楚了吗?”
       “尚未。”
       天罡剑垂眸,他是来与无剑下山历练的,内容自然也包括人情世故,可惜这方面一无所获。无剑却笑了,他道。
        “你以后会明白的。”
       与无剑去剑冢的路上,竟在躲雨时再遇了浮生剑。望着浮生剑那张也不算很久未见的脸,天罡剑忽然悟了,前几日,自己是在想他。回过神来时,浮生剑已经走带了面前,天罡剑这才下意识把手搭上剑柄。而后他看见浮生剑对他笑了。
       “倒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天罡剑见浮生剑的笑容愣了愣,最终还是放下手。而后他又想起了无剑那时手拿着书卷道的那句。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雨停了。
       浮生剑看了一眼,便起身离去。天罡剑望着浮生剑的背影,不知为何一股苦涩混着一丝奇妙的感觉在他心底蔓延。他忽然冲上去,拉住浮生剑的手,从背后一把把他拉进了怀里。而浮生剑只是愣了一下,却没推开他。
      “还会再见罢。”
      “......呵,或许吧。”
       只那一瞬,浮生剑便挣出了天罡剑的怀抱,虽然它很温暖。
        无剑始终坐于一旁看着,并未出声,也什么都没做。只是眼中有些许波动,似乎是羡慕。
       “前辈,我想明白了一些。”
       “你还有许多未明白的。”
        后来天罡剑没有留在剑冢,而是跟着无剑一同云游四海。尽管那人总是如风般飘忽不定。但天罡剑相信,总会遇见的。下一次再见,他要把心思告予浮生剑。





这就是一个无剑带小孩然后被小孩秀了一脸的故事x
好吧其实无剑有感情线,但是那人还没跟无剑在一起x
好的这是今天份的浮受文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