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一个人一座城

无剑让浮生剑陷入了一场梦境之中。

浮生剑睁开眼。面前是一座他所熟悉的城市,中都。不过此时这里是一座空城。浮生剑想起了无剑在送他入梦前,曾面无表情地对他说过。

“梦境中无论有什么,都是你潜意识不愿忘记的。”

原来,他的记忆里只有这一座空城。

浮生剑自嘲地笑了,迈步走进了城中。意料之外的是,当他走到自己曾住的世子府门口,却瞧见似乎有人正站在院内,但当浮生走进去时,那人影又消失了。

错觉吧。

浮生剑这样想着,便也不多想了。

再睁开眼,浮生剑发现自己竟是在梦中睡着了。原来梦境中也能睡去。而后他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人把他抱回了房间。披风被那人随意地叠好放在床边,鞋子也好好地放在床下。

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浮生剑一边轻揉着太阳穴,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身边有这样的人。或许有一个。浮生剑无法控制地想起了一个女子,然后他就看见,自己所想的那个女子站在了自己床边,抱着一把剑,一脸漠然。

“无剑。”

浮生剑唤了她的名字。无剑应了一声,顿了顿,才开口道。

“浮生,在这里,可还习惯?”

这人原来不是梦境。

“还好。只有我一人,清静。”

“......这里,或许不是一座空城。”

无剑这么道了一句,便消失了。也不知是何意。浮生剑一边起床洗漱,一边思索着无剑刚刚说的话。路过餐厅,却瞧见有人做了一顿,早点放在那。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浮生剑究竟会不会来吃。亦或者,是知道浮生剑一定会吃。

看来,确实不是一座空城。

时间久了,浮生剑像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日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一番,偶尔出现的无剑也会与他讲些外界趣闻。也习惯了生活时,似有个人如影随形地在身边,如影子般活着。

“你还没发现,谁在这座城中吗?”

“尚未。”

无剑看了他一眼,看似无意地瞥向一边,浮生剑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只瞧一抹一闪而过的绿色身影。

“何人?”

“......”

无剑并未回答浮生剑,而是直接离开了,留下浮生剑一个人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其实浮生剑很想知道那人是谁,可他总是躲着自己。无剑显然是已经知道了那人的身份,却不愿告诉自己。

一边思索着,浮生剑朝之前身影消失地方向走了过去。

青山绿水。浮生剑实在想不出来这究竟是何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瀑布,而地面却是一个巨大的棋盘。桃花盛开着,随风飘着,又落于地面。

“这是...何处?”

浮生剑问自己。他记忆里是绝对没有这样一个地方的。

那人是突然出现在浮生剑眼前的。

“遇上麻烦了吗?”

浮生剑抬起头来,见到的便是让最熟悉也最不想见得那人。那人带着浮生剑最恶心的笑容,却有着浮生剑最喜欢的眼睛。

“打狗棒?”

“错了,是绿竹棒。”

回答出乎了浮生剑的意料,又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绿竹棒歪了歪脑袋,笑了。似乎也不生气浮生剑认错人了。自顾自地伸手拉了浮生就朝一个方向走去,浮生剑也不知自己为何没有甩开他的手,竟是直接反手握紧了他的手。

原来,他猜对了。

浮生剑坐在庭院里,看着绿竹棒忙前忙后的,不知该作何感想。他甚至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绿竹棒。看着他转身欲走时,浮生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对上那人带着疑惑的眼睛。

“......留下来,陪我可好?”

浮生剑听见自己这么说。

在这梦境的岁月还很长,浮生剑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渴望有人陪伴。与其去期待那注定无法得到的温暖,随遇而安,又何妨呢?

“当然可以啊。”

绿竹棒便在浮生剑身旁坐下,再次对人露出了笑容,反手握住人的手。于是浮生剑也笑了。绿竹棒的手很温暖,不似无剑那般冰冷。

这夜浮生睡得很好。

 

 

 

然而其实本文是绿竹喜欢浮生但浮生还没能喜欢上绿竹的时候的故事。

无剑在本文里是个小助攻,也是浮生心底的白月光。下两篇文里会解释为何无剑能在浮生的梦境中出现以及绿竹视角的后来的故事,大概会讲浮生怎么爱上绿竹?

灵感来自《一个人一座城》。

话说可以猜猜那个浮生误闯的地方是哪里,猜对...点文我写?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