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最熟悉的陌生人(无浮)

浮生剑说,他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无剑只是散了手中的剑气,而后望着浮生剑。浮生剑没法从无剑平静如水的眼里看出什么来,但他明白无剑的意思。

“你走吧。”

果然,无剑这么说道。

他们还是对彼此太熟悉了。无剑在浮生剑转身后垂眸,眼里多了一丝悲伤。归一剑和秋水剑在他身后对视一眼,也没有上前无剑,而是选择让他一个人呆一会。

无剑告别了全真众人,把天罡剑送去了剑冢,而后却有一日独自一人离开了。一个人不知要去往何处,他便开始云游四海消灭魍魉,也寻一个人的踪迹。

绝情谷寒潭边,无剑有些惆怅地坐在湖边,想着曾经在此发生的一切一切,伸出手去拨弄潭水,似乎手指冰冷的触感能让心里好受些。浮生剑也是偶然兴起想要故地重游,却是没想到会在此见到无剑,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停下了脚步。

而后他就看见无剑抬起头,看向了这边,接着便站起来,聚气为剑朝这边刺来。兴许是太久未见的思念太浓,导致浮生剑没来得及躲开,而无剑的剑也并未刺到他身上而是擦着他耳边的碎发,刺中了浮生剑身后的魍魉。

浮生剑猝不及防地被无剑圈进了怀里,与他对上了视线。无剑愣了一下,便凑前一丝,吻住了浮生剑。

可能是吻来的太突然,浮生剑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无剑也很快的就抽身离开。

 

无剑是时常喝酒的,浮生剑却不是。两人不过饮了几杯,浮生剑便推辞了。无剑也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哦”了一声,便自己端着酒杯,继续给自己灌酒。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不如说想说的话太多,到了面前反而说不出口。

“浮生。”

“嗯。”

无剑终究是没说出下句来,浮生剑也没去等下句。其实浮生剑不用听都知道无剑想说什么,就像无剑总能知道浮生剑的想法一般。那次浮生剑引开了天罡剑,无剑轻而易举便猜到了他的心思。

“我了解他。”

无剑那时是这么对秋水剑说的。

夜已深了,无剑应是早就醉了,也许没醉。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浮生剑便也跟着起身,两人对上视线,浮生剑觉得无剑的眼睛像是深深地海底。

然后无剑就把他搂在了怀里,低下头去吻他,比起之前转瞬而逝的那个吻,这一次无剑不愿再放开。浮生剑终还是贪恋无剑的温柔,没有推开他。

一如从前的某个夜里,两人纠缠着,直至天明。

 

无剑和浮生剑在那之后最终成了陌路人,再次相遇,两人都选择了回避,背道而驰。

然而那份默契始终隐在两人心中。只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