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将行(二)(半架空,人物归p大,ooc归我)



虽说莫名其妙的被名扬海外的大盗给直接抢了白玉,但顾昀不过心里骂了句“混账东西”便继续牵着马走了。倒不是那玉不贵,只是本就没什么特殊意义,也刚拿到不久,拦不住顾大帅接儿子的脚步。

此儿子非彼儿子。

顾昀有个义子,叫长庚,是顾昀在雁回城外狼群中捡回来的孩子。天生聪明过人,也是一副练武的身子骨,带他回雁回落脚点的时候,顾昀是想把他养大拉去玄铁营做个参军的。

却不想小兔崽子长大了,说什么只想当个教书先生,让顾昀回家时也能看到个人在家里等他。拿儿子没办法,顾昀只好依了长庚的意思,让他留在雁回镇做了个教书先生,但还是与人约法三章,叫人学了武艺。美其名曰,自保用。

只可以了那玉,本来是想送给长庚的。

小院子里有人在煎药,顾昀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带着清苦气的药味,小院角落里有个药罐在烧,一旁的石凳上有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手持了一本书,正在认真研读。似是听见了顾昀进屋的声音,那少年抬头,看到顾昀的时候露出了些许惊讶。

“义父怎么回来了?”

“来接你走,我们...回江南。”b

“哦,我随义父安排。”

长庚很快整理了表情,点了点头,应下了。顾昀这会看他,才发觉长庚一直盯着他看,明明病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眼神却深沉,仿佛眼里只装得下一个顾昀,其他的东西,通通入不了他的眼。顾昀有些尴尬地看向别处,开口扯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本来从楼兰王子那顺了块白玉想送你,只是刚刚被启明给抢了。下回赔你个更好的。”

长庚闻言先是一愣,却是垂眸,掩藏了眼底的情绪,而后摇了摇头。

“不必,义父...人回来就好。”

看向别处的顾昀并未发现,自己提到启明时,长庚有些奇怪的表情。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