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长歌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绿浮)

一开始的时候,绿竹棒其实并不喜欢浮生剑。后来呢,当他从无剑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存在是因为浮生剑不愿意忘记他,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见他。

而后浮生剑闯入了无剑的梦境。

绿竹棒把浮生剑带回了梦中的中都城,而后松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要离开。说实话这是因为他不知道他要如何面对浮生剑。虽然刚见面的时候他十分逞能,其实他笑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

“留下来...陪我可好。”

啊,完了。

绿竹棒发现自己已经没法拒绝浮生剑的请求,他是喜欢浮生剑的。于是他笑了,于浮生剑身侧坐下,开口道。

“当然可以啊。”

如果是你的话。

绿竹棒在心里这么说道。

其实绿竹棒不知道为何浮生剑会在梦里依旧做梦。但每当浮生剑做噩梦时,他都会准备些糕点,然后把浮生剑搂在怀里轻声安抚。

“噩梦明明都是些虚幻的东西,你怎么会怕这个?”

绿竹棒有时会逗一下浮生剑,然而浮生剑多半是并不理他,翻了个身就不说话了。没想到能见到浮生的另一面,绿竹棒只䮻哭笑不得地从背后抱住浮生剑,在他耳边低声认错。

“春天来了啊。”

绿竹棒推开窗,眼见着院内的桃花又开了。

“恩,一年了。”

浮生剑坐在桌边,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卷。绿竹棒是静不下来看书的,便不打扰浮生剑,出了房门去了。待绿竹棒回来时,日已落了,浮生剑坐在桃树下不知是在想什么,那书卷放在一边,打开着。绿竹棒凑过去看了一眼。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今晚的月亮,是这些天来最美的月亮。”

绿竹棒隐约听见浮生剑这么说了一句,转头便对上浮生剑含笑的眼眸。于是他一把抱住浮生剑,抱得很紧,生怕这人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绿竹?”

“我,我死而无憾。”

哦,原来这傻小子以为自己是表白了。

虽然浮生剑本也有此意,但与眼前这般情况却是不太一样的。不过无妨,浮生剑想。于是他轻轻地推开绿竹棒。

“浮生?!”

浮生剑点了点他的嘴唇,轻笑一声,主动凑上前去,吻住他的嘴唇。绿竹棒愣了一下,而后便把主动权板了回来。却小心的像是怕吓到了眼前的人。

一阵风吹了进来,吹得木门嘎吱作响,也吹落了不少桃花瓣。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相信陪伴是最好的告白,陪伴也是最长情的告白。诶,我居然没坑,可喜可贺。总而言之这个东西是完结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