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分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你眸中有一个宇宙·上(绿浮)

黑暗中,有人点燃了一只烟。月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房间里,淡淡的烟味与荼蘼花香也掩盖不了血腥味。白衣的男人叼着烟,清秀的脸上沾了一些血迹。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耳机里传来少年特有的清脆嗓音,白衣男人愣了一下,掐灭了烟头,随手扔进了烟灰缸,而后取了一边挂着的西装,若无其事地穿上,走出了房门。一边走还一边看表,似乎在计时。
“你的新搭档在楼下等你。祝你好运,浮生。”
耳机里的杂音与呼吸声消失了,显然对面那人关闭了联络。浮生剑乘电梯到了楼下,看到自己的搭档抱着一根竹棍站在门口对他招手,再看了看满地的尸体,叹了口气,便随那人出去了。两人走后不久,整栋建筑发生了爆炸。

“回来了?浮生,绿竹。”
组织的老大天生一张娃娃脸,说话声也十分清脆悦耳。浮生剑敢保证,如果有人敢去警局报案,举报无剑是某恐怖组织的老大,估计也没人会信。
“嗯,无剑。你答应的事......”
“我不听。绿竹是你弟弟,由你来引导有何不好?”
浮生剑回头看了一眼绿竹棒,那人正用带笑的眼眸看着他,窗外的星光照进来,印在绿竹棒的眼中。浮生剑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连忙转回头来。无剑将这一幕望在眼里,歪了歪脑袋,却是起身开门出去了。

干部会议,关于一批被劫持的货物。
浮生剑向来觉得这类会议无聊,有这闲心开会,不如直接由无剑派人去夺回来,反正最后都是他做决定。绿竹棒本是第一次参加,有些兴趣,但见浮生剑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便不那么投入了。绿竹棒撑着脑袋,琥珀色的眸子里就只印着浮生剑无聊翻书的身影,一旁的争吵似乎与两人无关。
“不如浮生和绿竹去?”
忽然被点名的浮生剑的看了一眼说话人,面无表情。无剑忍不住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自家四哥的肩膀,而后点了点头。
“就这么定了吧。”

过程自然是顺利的,浮生剑看着自己人搬动着货物,习惯性地点了支烟。他从前并不抽烟,浮生剑一边叼着烟,一边思索自己为什么多了这么个习惯,思考着,绿竹棒忽然就凑近了。
“浮生,借个火。”
他从来不好好唤浮生剑哥哥,也不知原因。两支烟一并点燃,浮生剑的烟却掉了。绿竹棒看了一眼浮生剑在微弱的灯光下微红的脸,笑了。

好了,绿浮新粮。
其实还有后续啦,分上下来写。

评论

热度(6)